PayPal全球CEO:移动支付将淘汰密码时代

在刚刚公布的eBay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中,PayPal的表现远胜于其他业务。

PayPal的营收达到16亿美元,增长了21%,占eBay集团收入的42%。

但是,对PyaPal来说,这是机会与挑战共存的时刻。

因为,移动支付来了。

移动支付将是一个新战场,无论是各国当地市场,还是全球跨境市场。

在本地,美国的移动商务以13%的速度增长,中国是60%。

一份PayPal全球跨境电子商务报告表明,全球五大市场中76%的消费者愿意更多地运用移动终端设备完成跨境网上交易。

移动支付的格局未定。

谷歌、苹果、移动支付公司、银行、运营商等新势力都来抢食,来势汹汹。

这让在互联网支付上全球独大的PayPal难以安然度日。

比如,新秀Square推出了移动刷卡器,还有Register和PaywithSquare,在移动支付上圈得了不少土地。

这也迫使PayPal快速做出改变。

在7月6日央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中,PayPal又没有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而同为外资的预付卡企业艾登瑞德却荣幸加冕。

这让PayPal的个人支付产品无法进入中国,错失中国6亿网民带来的机会。

日前,本报记者独家专访PayPal全球CEO大卫·马库斯(DavidMarcus)。

他详细阐述了对移动支付趋势的看法,PayPal在移动支付的做法,以及移动支付带来了产业格局变化。

移动业务快速增长

《21世纪》:eBay刚刚发了第二季度的财报,PayPal的营收增长很好。

其中,移动支付在整个PayPal业务当中占比多少?

大卫·马库斯:我刚加入时,移动收入不到10亿美元,占整体收入的1%~2%,我们预计今年能够达到200亿美元,这个占比已经超过10%,甚至更高。

在3年内,翻了20倍。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增长。

我认为,移动商务将持续增长。

因为,无论在何种交易情况下,手机都成为交易的一部分。

这一季度,PayPal的活跃注册账户数量增加了470万个,达到1。

32亿个,增长了17%。

《21世纪》:PayPal推出了一个PayPalHere相关的硬件终端,未来会推出更多的硬件终端来承载移动支付方案吗?

会不会出带有PayPal支付方案的手机?

大卫·马库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会推手机,但我们会根据用户面对的实际问题,在未来推出相应的硬件。

我们已经首次推出PayPalHere业务,并发布了相关硬件,我们推出了三角形的小型读卡器,我们还针对欧洲市场推出了PayPalHere芯片和PIN装置。

《21世纪》:移动支付只是一个工具,PayPal如何通过移动支付来撬动线下的移动电商?

大卫·马库斯:PayPal去年移动支付的交易额达到140亿美元,今年预计达到200亿美元以上。

这仅仅是通过移动电话完成的电商交易额,并不包括实体店现场购买和线下交易额。

对于后者,还需要大力培育,因为电子商务是一个万亿级市场,线下市场则会达到十万亿级。

我们遇到了一个比在线市场好10倍的机遇,还没有对外公开。

《21世纪》:在中国,移动商务国发展迅猛,平均每年的增长率达到60%。

美国的移动商务增长怎么样?

大卫·马库斯:美国的移动商务市场正以13%的速度增长,显然,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远远领先,就像在其他领域。

如果有机会,我们希望能够参与推动中国移动电商的增长。

《21世纪》:在原来的支付生态中,PayPal依赖用于信用卡公司和银行机构。

尽管推出了提供现场信用的BillMeLater的服务,但支付生态并未改变。

在移动支付时代,PayPal如何弱化信用卡、银行的作用,建立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态系统?

大卫·马库斯:我们提供支付服务,未来,我们也会提供金融服务。

大家会看到BillMeLater业务将焕发生机,希望能够提供给世界各地的消费者。

对商户,我们还协助他们采取分期付款。

如果商户售卖的东西很贵,那么采取分期付款可以增加其销量。

实际上,消费者会总共支付6倍到12倍的钱款,商户却能够通过PayPal立刻获得钱款。

未来,对商户和消费者提供支付服务和金融服务将促进我们的业务增长。

金融也将会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们正加大这方面的投资。

在移动时代,我们应当为消费者提供多种选择。

比如,美国实行的积分奖励计划很受欢迎,还有能够积累航空里程的信用卡。

那么,用户支付时就要提醒用户愿意使用哪种卡,让他们自主做出选择。

我们还想继续扩展我们的服务能力,以便让所有人享受我们的服务,并在我们的网络上交易。

对于移动时代,银行机构和信用卡公司的作用是否削弱,我们顺其自然。

淘汰密码的时代

《21世纪》:未来的支付上,电子钱包和无卡支付是一个趋势。

您怎么看?

大卫·马库斯:未来,我们会用无卡支付来代替有卡支付。

它是基于大量数据的全记录模式,我们将与支付处理商共享数据,他们可以提高更好的费率。

数字钱包将是生活中各种支付手段的汇总,包括银行账户、信用卡、借记卡,以及金融信用产品。

《21世纪》:此前有大量的新闻报道称,PayPal不支持NFC支付,而GoogleWallet(谷歌钱包)却支持NFC。

您如何看待NFC支付?

大卫·马库斯:谷歌钱包完全重新定义了它的范围。

但我们对当前的NFC支付并不看好,只有移动运营商才能安全访问NFC,而我们的运行模式是由信用卡发行机构、移动运营商、手机制造商、操作系统运营商共同确定整个事情。

虽然,在当前的移动支付生态系统中应当采取一个安全元素,但与NFC结合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因为如果与使用充值电话、解锁和等待3秒钟相比,刷信用卡并不算太坏的选择。

而且,在NFC上,我们并没有优势。

当然,在有些情况下,NFC很便利,如地铁、公交等大众交通上,但是对于避免排队,NFC却无法做到这点。

未来,应该是店内的任意地点都可以购物与支付,而不是现在在特定位置进行。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事实上就是阻碍他们发生。

《21世纪》:在移动支付上PayPal面临着多方竞争,如Google、苹果、Square和Facebook,还有大量的移动支付公司在跑吗圈地。

而Google、苹果都有自己的账号与支付体系。

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PayPal在移动支付上做了哪些工作?

大卫·马库斯:Paypal在移动领域具有领先地位,这让我们感觉很好。

我们起步早,做了大量创新,线下的创新成果也源源不断。

移动支付在我们这个领域进行得很早,有很多产品已经在实现移动支付。

在手机支付上,最近我们推出了针对iOS、Android手机和线下购买等不同情境相应的SDK(软件工具开发包)。

我认为,移动支付包括Online(线上)和Offline(线下)。

Online是指我们通过某一个移动设备来进行购买。

我们要做的是提升移动支付体验、优化在线网站,使其有更好的移动性。

在线下市场,我们与NCR公司(全球知名ATM机公司),以及其他POS企业开展合作,将支付方案与POS系统进行集成,从而实现POS系统与移动设备之间可以进行移动支付。

Offline的创新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避免排队。

比如,我们正在开发一系列解决方案,让用户能够避开咖啡馆拥挤的长队,或者开启PayPal的应用程序,登录咖啡馆直接下订单。

在餐馆,用户可以清楚地看到消费额度,用完餐后,能迅速付款离开,无需等待服务员前来结账。

二是我们正在尝试跳过密码。

我认为,移动支付最终将淘汰密码,用生物认证的方式完成支付,如扫描拇指来进行手机支付。

另外,我想强调的是,PayPal正在通过领导创新和移动商务来发展自己的业务。

70%业务来自非eBay

《21世纪》:PayPal在中国仍然没有获得牌照,这让PayPal在中国无法展开个人业务。

对牌照,您有什么期待?

如何将PayPal在美国的创新解决方案引入中国?

大卫·马库斯:我们愿意参与到中国市场,为中国消费者带去大量的创新成果。

但我们还需要与有关政府部门的进一步沟通。

关于牌照申请,我们一直与央行等相关监管机构保持着紧密的沟通。

我们现在中国市场能够做的是帮助中国企业通过跨境开拓国际市场,发现外贸机会。

中国有500万从事外贸出口业务的小企业,其中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已经开始通过跨境电子商务的方式进行外贸出口业务。

我这里有一些有趣的数据,关系到我们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我们在英国、美国、德国、澳大利亚和巴西进行了一次在线跨境贸易调查,我们发现,这五大跨境电子商务目标市场对中国商品的网购需求在2013年将达679亿人民币;至2018年,这一数字预计将翻两倍,激增至1,440亿人民币。

这对中国高户而言是个出口产品的巨大机遇。

因为中国的商品在世界所向披靡。

我们在中国的团队一直在与我们的商户进行交流,讨论了如何利用PayPal的移动购物网站优化产品帮助他们实现其购物网站的移动化,从而让他们能够把握全球消费者移动在线购物的趋势。

《21世纪》:eBay这个平台成就了PayPal,但同样也由于eBay的关系,使得PayPal在某些国家发展得并不很好,比如中国。

在移动时代,PayPal如何协调与eBay的关系,平台的依赖度如何减弱?

大卫·马库斯:在中国,PayPal正在和eBay一起帮助中国商户通过在线外贸的方式开拓全球市场,我们做的非常好。

在美国这个高度竞争的市场,我们已经为很多市场机构提供支付服务。

当前,PayPal有70%的支付来自非eBay商户和市场机构,如给大型手工艺品在线市场Etsy。

我认为,我们来自eBay平台与业务本身并非相互排斥。

在一些情况下,总有机构与eBay竞争。

我们也非常善于与不同的市场伙伴合作。

《21世纪》:有一些评论称,PayPal是一家以美国市场为中心的企业,流程都很美国化,在其他国家的本土化创新不多。

您对此如何评价?

大卫·马库斯:确实在过去,我们一直以美国作为核心业务市场,但是现在,我们针对不同国家,全球化程度的不同,调整了我们的战略和技术能力。

比如,在中国,帮助在线外贸商户实现购物网站的移动化是我们的战略重点之一。

针对中国商户网站的技术特点,我们开发了完全自动化的网站优化解决方案。

在巴西,我们已经与主要移动运营商建立了合作关系。

比如,我们给游戏机Zeebo的用户开发了一套完整的新方案,使其能够利用手机创建Zeebo账户,智能手机、功能手机都可以。

因此,我们在一个智能手机普及率并不是很高的市场获得了数百万的用户。

《21世纪》:在中国,也有一些第三方支付公司意欲提供P2P网贷服务。

您对全球的P2P趋势怎么看?

未来PayPal会涉足这一块业务吗?

大卫·马库斯:我认为,P2P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事物。

在互联网上,新事物层出不穷,其中之一是比特币。

比特币的出现具有颠覆性的后果,它是一种分散的密码货币,人们进行交易时无需借助金融机构。

对于这些创新业务,我们希望能够将其推广,但这取决于它们的成熟度。

那些从事P2P借款的用户可以在PayPal上来完成这一切。